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求生欲极强的《奇葩说》变了吗?

 2018/10/12 9:59:19 《科学时评》 作者:新京报 纪如泽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四年前,《奇葩说》在爱奇艺上线后两小时就突破了百万播放量,这档不唱歌不跳舞,光凭一张嘴的语言类综艺节目为国内刚刚起步的网络综艺打开了一点新局面。很快,因为节目的形式、话题以及众多辩手的金句,收割了许多年轻粉丝。而今,这个红极一时的网综IP已经走过四个年头,最新一季开播后,却因为赛制的大幅变动,话题缺乏深度思辨性和可议性引来颇多争议。这会是《奇葩说》的爆款flop还是成功转型?这或许得从这档节目的灵魂人物马东说起。

从《有话好说》到有话《奇葩说》

如果仔细甄别,不难发现如今做得最好的网综节目大都是曾经电视台里出来的“老人”在操刀,《奇葩说》也不例外。《奇葩说》的年轻观众们大概并没有太多人知道,作为相声大师之子的马东,步入电视行业后做的第一档节目是湖南卫视的《有话好说》。在这档曾经对标《实话实说》的节目里,还是年轻人的马东做了很多劲爆选题。

在电视综艺还在黄金时代的那几年里,马东和他的体制内的同事们常常因为这些敏感劲爆的节目话题需要和审片的副台长“斗智斗勇”,最终《有话好说》还是因为敏感话题而停播,据说马东在节目组解散的会议上大哭一场。

很多年以后,《奇葩说》第二季里因为同样的话题而下架了一整期节目。

从《有话好说》到《奇葩说》,让从青年步入中年的马东发生了太多改变,在他的专访稿里,各路记者纷纷感叹他的睿智老练,谨慎,说话滴水不漏,但他似乎也未曾有太多改变。我们依然能从前几季的《奇葩说》里看见曾经《有话好说》的辩题,《挑战主持人》的节奏,甚至是《文化访谈录》中想要触及的深度。

《奇葩说》火了之后,曾经同马东在湖南卫视共同制作《有话好说》的同事王骏接受采访时评价马东说,“原来他还想说话,还想做各种各样的表达。他知道了,有些话不能说,但是有一些能说的话可以换一个有趣的方式表达,或者换一群有趣的人来表达。”

脱口秀变真人秀,好看不如“好听”

然而,这档在年轻观众中有口皆碑的网综,在新一季节目上线后不久却发生转折。有不少老粉感叹不如以往精彩,虽然这一季节目除了“马晓康”的核心组合外,还增加了李诞和薛兆丰,但由于议题本身的愈发细碎,节目形式也愈发娱乐化,也让部分观众颇有些失望。目前来看,新一季《奇葩说》议题的设置较之以往,也更加趋于轻松向的娱乐角度,简单点说,《奇葩说》正在从一档网综节目向一档真人秀节目过渡。“老奇葩”选手臧鸿飞在微博上表示面对辩题“脑壳疼”,面对婆妈的情感家庭话题表示不满和质疑的选手并非只有臧鸿飞一位。

此外,新一季《奇葩说》上线后,赛制也完全颠覆,从观赏角度看,激烈的竞争看似更为刺激——四大战队、1v1辩论、开杠赛、30s求生欲。节目自海选开始就已经进入真刀实枪的辩论,而且是新老辩手同台竞争。但无法避免的是,节目形式的复杂化本身削弱了一部分议题的关注度,而增加了综艺节目的表演感。当然,这种戏剧张力还体现在镜头之外。辩手董婧和傅首尔在化妆间开撕这样狗血的节目周边,也令人唏嘘。

一档走过4年的爆款节目,经历过数次撤档的《奇葩说》团队,在众多粉丝的期待下,却走向了更加保守的方向。节目本身最圈粉的深度议题和所触及的社会焦虑渐渐淡出,取而代之的是嬉笑怒骂下的表演式综艺。在最新一季的《奇葩说》中有个辩题是“面对女朋友的求生欲测试,该演戏还是做自己?”事实上,这或许也是这档爆款综艺走到今天必然面临的抉择。

爆款综艺讨好新观众代价不小

“《奇葩说》到底还要不要做下去?”这个问题曾经在马东心里盘旋了很长时间。《奇葩说》给自己做过一个“病号”的隐喻短片。片子里《奇葩说》是一个病号,象征着市场的“护士”对他说:“你已经有IP老化、口碑下滑、用户流失、病入膏肓了,我劝你签字放弃治疗吧。”扮演妈妈角色的爱奇艺对他说:“孩子你的病治不好了,还好你的弟弟们《偶像练习生》《中国新说唱》都很争气,再加上妈妈已经美股上市了,所以你安心地去吧。”作为女朋友的广告主更干脆:“我已经有新欢了,我们分手吧。”

这着实是爆款《奇葩说》最为真实的写照了。求生欲让《奇葩说》走到了今天,但它与之前并不一样了。最早看《奇葩说》的年轻人已经从校园走向了社会,从学生蜕变为职场人士,而新一批的观众正在成为主流,正在成为这个节目目前最渴望获得的新的目标受众。于是,《奇葩说》给自己开的药方正如我们今天所见,大规模调整赛制,永远接近年轻人和他们的世界。

正如马东自己所言,“为了这群更加年轻的观众,我们正在高速地迭代自己的整个创作力量。我们有更多更加年轻的导演进入团队,《奇葩说》第五季的新用户增量在00后一代人身上。”而这样是否就是爆款的出路呢?放弃了节目本身的核心竞争力来讨好年轻观众的《奇葩说》又能走多远呢?

来源:新京报  纪如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