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负债率达336%,贫困县打哪借的胆

 2018/9/25 9:23:39 《科学时评》 作者:钱江晚报 高路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据人民日报9月22日报道,近日,国务院扶贫办就违反约束机制、搞形象工程,帮扶工作不扎实、搞形式主义,违反管理规定、套取和闲置扶贫资金等问题,约谈8个县(市)主要负责人,提出严肃批评,责令认真整改。其中,湖南省汝城县的情况格外让人揪心,该县违反贫困县约束机制,长期大规模举债搞政绩工程,2017年底负债率达到336%。同时发现该县还存在易地扶贫搬迁资金拨付慢、扶贫小额信贷使用不规范等问题。

政府债务过多负债率过高,非常不健康,它意味着寅吃卯粮,意味着对未来的过度透支。这么高的债务,是压在当地身上的一笔沉重负担,必然会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挤出效应。地方债务过高也暗藏着巨大的金融风险,汝城的负债率并非孤例,窥一斑而见全豹,它所揭示的一些地方政府的胆大妄为、对举债的依赖,约束不力,有一定共性,不能不引起警惕。

一个贫困县,政府手里的每一分钱都是宝贵的,投到民生工程投到发展事业中还能有所回报,还能听到声响,投得好没准还能培养出一两个经济增长点,为未来打好基础,可是投到形象工程里最后就剩个花架子了。一些县市原本就是个吃饭财政,正是需要固本培元的时候,是需要政府将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的时候,这么高的债务,还钱都来不及,还怎么去扶持经济增长?一些地方原本就脆弱的经济哪里经得起这么折腾,伤筋动骨,老百姓苦不堪言。一些地方为了降低负债率,就不得不在税收上动脑子,在行政事业性收费上动歪脑子,不该收的钱也收了,导致社会负担加重;一些地方就在民生问题投入上大打折扣,能少投就少投能不投就不投。眼下看来,到处流光溢彩,歌舞升平,一派繁华的样子,但长期看,必然有损于经济社会的发展潜力。

造成这种不利局面的除了官员的好大喜功、重利轻民、歪曲的政绩观外,还得追问一下考核的问题,我们是不是过于看重表面文章,过于盯着报表数字上的漂亮了,却对真正于民生有利的事漠不关心。就像湖南汝城,债务都到300%多的高水平了,可见大干快上的热情是多么高涨,而一些很难让数字漂亮起来的于民生有利的事却引不来多少关注。比如汝城,易地扶贫搬迁、小额信贷才是真正有利于经济民生长期发展,有利于经济繁荣的东西,可是因为见效慢、时间长,需要一任接着一任干,就不受待见了,别说超标投入,连正常的资金拨付都成了问题。

另一方面,对举债的约束又不力,大幅举债的地方官员不少,被问责的极少,一些地方官员换得也快,大笔钱借了,没干几年,自己拍拍屁股走了,怎么还,就不关自己的事了。既然这钱借了也就借了,不用担心怎么还的问题,他又怎么会认真为这笔钱负责?不花自己的钱,难免大手大脚,花错了钱不用负责,难免就会不计后果不计成本地花,这一届推到下一届,拆东墙补西墙,只求不在任内出问题就好了。甚至有不少地方,敢于举债、大胆举债,不顾当地实际情况、承受能力,大拆大建的官员还被视为有魄力、敢想敢做的官员,举债的人不用负责,还能收获仕途红利,他为什么不这么做?

可见,债务问题和民生问题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形象工程的趋之若鹜与民生工程的无人问津,都是出于同样的原因。什么时候,民生工程也能成为政绩工程了,这股歪风必然转向;什么时候,决定官员前途的不只有漂亮的数字,还有民生实绩了,这种盲目投资的情况才有可能真正改观。

来源:钱江晚报  高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