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新闻 > 正文

湖南湘潭现奇葩学校:学生毕业竟从安徽河北“调”来毕业证书

 作者: 来源:凤网 发布时间:2019/1/14 14:04:21 字体大小:

读了五年书,学生毕业发现,入学时学校承诺的大专文凭变成了中专文凭,甚至毕业证书都不是他们就读的学校颁发的;更加奇葩的是,同班同学的毕业证书,来自不同省份的不同学校,而有的毕业生,甚至连这样的一本毕业证都拿不到。如此乱象,就发生在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

一所地处湖南湘潭市的学校,同班的学生毕业为什么要跨数省“调”毕业证呢?其做法又是否违规?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对此进行了多方采访。

同班同学毕业证为何来自不同省份?

1月8日,湖南护士执业资格考试报名的最后一天,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护理专业的28名学生却等到了一个让他们泪崩的消息:两年前就该到手的毕业证还是没有着落,这一次的护士执业资格考试又不能报考。

而和这28名学生同一个班的其他50名同学,虽然拿到了护理专业毕业证书(注:中专文凭),却也是一头雾水。他们拿到的毕业证书,不属于其就读了5年的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而是来自河北省和安徽省的两所卫校。

小冰的毕业证来自安徽省。

小燕的毕业证来自河北省。

“我们从没去过这两所学校读书,学校之前也从没提起过,我们去医院实习,填写的都是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19岁的小冰(化名)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

小冰提供给记者的毕业证书显示,该证来自安徽省霍邱县中等卫生职业技术学校,专业为“护理”。其同班同学小燕(化名)出示的毕业证书,虽然也是三年制的护理专业,但毕业证却来自河北省沧州市卫生学校。

记者查询获悉,河北省沧州市卫生学校和安徽省霍邱县中等卫生职业技术学校均为所在省份的“普通中等专业学校”。小冰和小燕的毕业证,也能在“全国中等专业学校学生信息网”上查询到。

小冰和小燕等学生没有在上述学校读过一天书,为何能拿到这两所学校的正规毕业证呢?记者无法找到答案。

地处湘潭市雨湖区的当事学校。

毕业证为何推迟两年到学生手中?

小冰和小燕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她们均来自偏远山区,家庭条件都不好,2014年中考后,由于成绩不理想,都是在老师的介绍下,来到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读书的。

“我们成绩不好,想学一门技术,家里觉得女孩子学护理专业,以后去医院工作还是比较体面的。”小冰说,她接受了老师的推荐。

“来到学校后,很多同学都很失望。最初我们护理专业招了两个班,有100多个学生,现在毕业只剩下了78人。我们学的是护理专业,但学校根本就没有专业的老师,都是从外面请的。”小冰说,“刚进学校的时候,就听到有一些负责任的老师说,学校里根本就没有护理专业,发不出毕业证,但那个时候我们还不太相信。”

小燕则对在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读书时的“勤工俭学”刻骨铭心。

“我们从进入学校开始,第一个暑假就被动员去广东勤工俭学。做的事跟我们的专业完全不相干,就是那种电子厂。我们在流水线,一小时8到10元钱。”小燕说,有一个寒假,通宵夜班她连续上了两个多月,“在学校的这5年,我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像一个学生。”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采访时候发现,除了“同班同学毕业证来自不同省份不同学校”这个奇怪的现象外,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还存在毕业证推迟发放这一不合理现象。

毕业证显示2017年7月就已经完成学业,但学校10月还在收“第四年学杂费“。

小冰和小燕的毕业证均显示“于2014年9月至2017年7月在本校(注:毕业证发放学校)护理专业(学制三年)学习”,学历层次为中专,发证时间为2017年7月1日。也就是说,她们原本在两年前就已经毕业,2017年就应该要拿到中专文凭的毕业证书,但事实上,小冰和小燕的毕业证却是2019年1月5日才拿到的。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小冰和小燕于2017年7月完成中专层次的学习后,不但没有拿到对应的毕业证书,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还于2017年10月10日向包括小冰和小燕在内的护理专业学生收取了“第四年学费7000元,学杂费2580元”共计9580元学杂费。

“进校的时候,学校承诺我们毕业时文凭是5年制大专,现在我们读了5年,交的也是读大专的学费,拿到的却是中专文凭,太不公平。”小冰说。

学校出具的”学籍证明“上,注册学籍号码竟然是空白。

如此跨省“联合办学”是否违规?

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地处湘潭市雨湖区,这78名毕业生为何要从安徽和河北的学校“调”毕业证呢?又是否违规?这究竟是一所什么学校呢?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获取的该校2018年度招生简章显示:“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于1992年创办,是经湖南省教育厅备案,湘潭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的直属全日制中等职业学校。”2016年度该校被评为“全市年检评估先进单位”。

事实上,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就是一所民办职业学校。

对于此次出现的“跨省‘调’毕业证事件”,1月8日下午,记者电话采访到该护理班谭姓班主任。

谭老师称:“学校里确实没有开设护理专业,但招生时招了这个专业的学生……具体要问学校领导,他们正在处理这些事情。”

随后,记者联系到湘潭远大科技职业技术学校校长黄超斌。黄超斌承认,5年前以“护理”专业招学生时,确实不具备条件,学校也没有这个专业。“我们是跟河北和安徽的学校联合办学。我们负责招生、负责教学和学校考试考核,他们负责发放毕业证。”

记者问其“这种联合办学有没有得到教育主管普门批准,是正规还是违规”时,黄超斌表示:“这个不好解释,以前兄弟学校也有这种操作模式,我们只操作了两届。”

对于有的学生至今还没拿到毕业证,黄超斌说,毕业证没有按时发放,确实导致了一部分学生(护士)资格证考不了,“我们还是有责任的,我们有责任就自己面对,现在正在解决,给这些学生补偿。”

1月11日下午,记者再次联系到校长黄超斌。黄超斌称:“1月9日,这个事情已经在湘潭市教育局、雨湖区教育局的调解下得到了妥善处理,目前家长和学生都满意。”

记者从一名“得到妥善处理”的学生处了解到:“在教育局的调解下,学校给我们没有拿到毕业证、不能参加这次护士执业资格考试的28名学生每人补偿了1.7万元钱,并保证我们的毕业证在2019年1月25日之前到位。”

“我们签完协议就当场拿钱,而且有约定,协议不能对外公布。”该学生说。

湖南一名从事职业教育的资深老师对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称:“这就是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的招生,在甲校读书拿的却是乙校的毕业证,这种联合办学是教育主管部门不允许的,所涉及的学校都涉嫌违规。”

关于此事进展,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将持续关注!

信源地址:/html/shownews.aspx          
分享1
版权声明
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